Nuffnang Ad

Monday, June 30, 2014

这100日

百日了。

心情平伏了好幾個禮拜,我以為我放下了一切,一句:“最佳損友,講著你啊~!你就是最佳損友!”,像把利刃直捅要害,狠狠插入我的心。這句話冒出的當兒,我真的身軀一震,心道:這句話難道有說錯嗎?

5年來,除了不停在他身上得到好處,得到恩惠,我到底給他什麼?為他做過什麼?“我成功之日就是我回報你之日”這句話,不停地在腦海里重演、倒帶、重演、倒帶。。。

這樣的我,難道不是損友,還能是什麼?世界是現實的,沒人會讓你奪走他太多的時間、精神,最後還把金錢雙手奉上。倘若有,會有人持續5年做這種傻事嗎?而這5年,我就一直得到這種援助,卻以“成功才會回報”的自我預設條件,理所當然地合理化自己不停伸手領取這個將心掏出來建立起這份友情的好友,所提供的無數資源。

這句話,感覺就像好不容易從谷底爬上懸崖,卻被硬生生蓋了一個耳光,從高空墜落回谷底般。但小妮子說話尖銳歸尖銳,要脾氣暴躁的我提起勁生氣卻辦不了,因為她有著我欣賞她哥哥直腸直肚的性格,換著是她哥如此說我,我有生氣的理由嗎?除了愧疚,我連反駁的資格都沒有。相信因果報應、緣分

一直聽人勸說要讓它過去,其實有時真的聽得很不耐煩。那5年的光景沒人體會過,又如何了解得了那種痛。嬉皮笑臉、自作聰明地一直挖苦我想太多,有時真的幾乎挑起我的怒火,想拿起椅子就亂揮,會不會死人判坐牢幾乎是想打了才算。但每每想起他曾對我脾氣的勸告,再曾經熱血的我,都會安靜地冷下來。

100天,除了見到了無數的人為他傷心、平伏、走過、甚至振作,恢復歡笑,更甚有人冷嘲暗諷、假仁假義、公器私用,自作主張、自作聰明、趁火打劫、醉翁之意,有些根本是趁機“搏懵”。觀察力不下他的我,每次見著,我都會在一旁若無其事地觀察著,但心中已如怒火焚林般,要還不是因為他曾批鬥我的脾氣,叫我凡事先冷靜一下,我才咬牙強忍下去。換著是5年前的我,老早不想後果立即動手了。

無論如何,100天已經過去了。我讓自己許下承諾,在這期間盡力做好所有關於他的事,該為他做的我也做了,想為他做的我也做了。雖然還有一些需要長期解決的事還沒辦,但幾乎都七七八八了。然後的許諾,我將會退出伊樂園論壇,將我們從哪裡開始這段友情,就在哪裡結束。藉此讓回憶永遠停頓在我們5年的記憶中,鎖著這段友情,直到輪到我離開這世界的那刻。

2014年,6月29日,我正式離開伊樂園,一個給了我一個好朋友,又硬硬按著我脖子似地見證他離開的地方。問號,我的好友,來世再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