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

Monday, December 29, 2014

天佑大馬

東馬還沒結束的雨季水災,西馬又傳出今年第三宗墜機事件,天佑大馬~!
堅強吧,馬來西亞,我們與你同在。

Wednesday, December 17, 2014

老闆,生日快樂~

老闆,生日快樂~
每年生日你都會在面子書比較低調,抱歉了,上了一張圖扯了你出來。每年除了可以這樣紀念你,兄弟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了。
今年我沒忘記你的生日,
以後,都不會。。。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車禍了




車禍了人很完整,車很不完整。

沒人支援下,還是找了不想麻煩到的人來救命。

不想,但電話沒電了,還是硬著頭皮求救,兄弟又欠你一個人情了,真不知積累如山的人情要還到何時。

後天就是你的生日,兄弟會來探你,到時候再敬謝你。

Sunday, December 14, 2014

Sunday, December 7, 2014

探望好友


老闆,好久沒探望你了,轉眼你離開了9個月。這9個月不容易啊,每每工作一完畢,開始休假,都會像以往般,第一件事就找你喝茶,但每一次一有這念頭時才想起你已經不在。

你的生忌快到了,很快你家人就會來祭拜你,但兄弟今天提早到來探望你,也是因為,我開始休假了,我又想找你出來聊聊。

美食呀,兄弟是不能再陪你一起去大吃了,但偶爾水果、燒肉飯還是可以拿來讓你大快朵頤的。兄弟事業進展依然有限,能力束縛,買不多東西探望你,但往後的日子,我會買多些。雖然我知道你根本不介意,但做好朋友的,有今生沒來世,你就隨我吧~

跟你大哥接洽的事,已經成了,也開始托他辦海運的事,你離開前想幫我的這個忙,總算也成了,兄弟又欠你一個人情了。如你所言的,你大哥有足夠經驗辦理得很好,真心感謝你又幫了個大忙。最近還接洽了你大嫂,托她代購,也幫我省了不少成本。單你哥嫂的相助,這份人情我真的不懂還要欠你多少。

你網店的事,好多東西我想幫忙處理,尤其程序系統上的問題。但你妹性格就和你一樣,一直想自己想辦法處理,但對這事零知識的她,又談何容易?她脾氣就跟你一樣,你的問題不讓我幫忙,我的問題你就攬在身上;而她,你的問題,她攬在身上,我想幫忙,她好像就一直想抱著不放。說你們不是同一個腸出的真的難說服人,我真的服了你們兄妹倆,讓人幫忙,事情不就順利嗎?自己獨自埋頭,何苦呢?接下來希望能將你教我的知識,幫你網店持續下去吧~!我只想你的心血一直一直可以做下去。

從前就算沒人來看我部落格了,你都會幾乎每天來報道,看我說說寫寫。就算再無聊的言語,你都會留言或見面喝茶的時候聊起。



今天這篇一樣,有沒人看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一定,一定,一定會回來看到。

Saturday, September 27, 2014

4年後的網聚

以前伊樂園還沒在fb開始時,每次網聚後我都會在forum寫一堆,詳細敘述當天的點滴。近幾年的網聚,沒那種心情寫,也沒適當的空間寫。今天這裡簡略寫一下,發洩發洩一下。。。

剛才終於相隔4年多,romeo、四眼和我終於有機會一聚。多了羅大的兒子jake,YS最後某些事沒出席,問號那傢伙當然還是依舊永遠缺席了。


romeo老了,真的老了,皺紋也隨著孩子長大多了好多,走路也沒以前穩健飛速。

四眼沒以前剛在英國跳飛機回來那麼熱血了,事業的不順,生活的壓力都寫在他臉上。
jake阿桀長大了,出來工作了,不是以前那個什麼都不懂,有少少心浮氣躁又略帶心高氣傲的青春洋溢年輕中學生。
我,依舊是在他們面前沒說超過10句話,喝水超快,點水通常點兩杯,負責一旁賠笑、吃東西用來吞,食物吃不完我清場的我。但多了好多東西想,少了那種憤青氣焰;多了很多感慨,少了那種熱血。

人生真的殘酷,光陰如白駒過隙,轉眼大家臉上都被歲月烙下印痕,大家都變了,變了好多好多。11年前register+login e-traderland. net那幕,依然牢牢記在腦海中,然後樂園易名為12chat.net,再到現在fb forum,然後我再離開。


11年就如此匆匆而過,也經歷了那麼多事。有時在想,如果當初我從來沒login進去,我現在在想著什麼,做著什麼?當初沒進樂園,我現在在哪裡?如果沒進過伊樂園,是不是不用經歷那麼多,不必見證太多歲月流逝的殘酷,不必認識那麼多朋友,不必見證太多朋友的老去、被生活壓迫,甚至離開這世界。。。


當初register login時,曾經猶豫要不要按下finish button,現在回想,我是不是按錯了這一步。當初不按下鍵,是不是可以一切從來,唉~

Saturday, September 20, 2014

消失的半載

望著屏幕的時間跳到0:00 AM,20/9/2014,就這樣,也就這樣,半年了。
半年了,努力奮鬥已經習以為常地實施著,腦海無時無刻謹記你的教誨,緊記著事業基礎是你拔刀打下的。
半年了,下午工作得太疲勞,睡個午覺醒來,依然會慣性舉起電話想找你吃午餐。
半年了,網店一出什麼問題,第一個就想咨詢你的意見。
無時無刻、無時無刻、無時無刻,這種依賴性依然揮之不去。

但,你真的走了。

大家都懷念你,你的好朋友今天有寫blog懷念你,這些我都知道。我不是偷窺,而是第六感讓我突如其來把你朋友名字敲在臉書尋欄上進去看看他的墻,看到了他懷念你。從你離開那刻,這些莫名無形的指引,一直引領著我。這是緣分?還是你一直想借著我的手,讓我知道關於你些什麼?

你家這幾個月的大起大落,看在眼裡,實在令兄弟有無能為力的慚愧感。她很強,第一眼就知道她很強了,但她會流淚,只是她掩飾得很好,她也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其實我都知道,我都看到,但我假裝不知道。我的觀察能力不下於你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只是你沒我虛偽,而我的虛偽只是不想加劇關心的人更受傷。

你放不下她,這些我都知道。這幾個月頻頻的怪事發生,間接直接都讓我觀察、知道她很多事情,但你這樣做實在讓我很壓力、很矛盾。兄弟實在不忍心讓她知道太多,她是屬於樂觀開朗型的,看著她當天在靈堂,眼眶泛著淚水,要是再讓她崩潰,於心何忍?

下個月,就在下個月,可以教的,兄弟傾囊相授。你教的,兄弟會全盤交與她。就算有一天她放棄了,她要嫁人了,你的心血,我也絕不讓它倒掉。

忙了好一陣子,籌備要把事業再推進的準備已經七七八八。接下來這裡想要記下的事,也接近尾聲,意即這裡將遷往新部落格網址,而這部落格也將永久封鎖。但,往事不會封塵,它會牢牢地記載我腦海裡,永恆

別說半年,就算半世紀後,你還是我最好的朋友。問號,懷念你~

Saturday, July 19, 2014

看得書多自有書庇佑~!!!

跪謝某書局免費贈送 九把刀《獵命師系列》(收集齊全,啊哈哈哈~)以及周慧敏封面版《等一個人咖啡》(女神啊~!)給我這把劍,感恩啦~真是看得書多自有書庇佑~!!!

Monday, June 30, 2014

这100日

百日了。

心情平伏了好幾個禮拜,我以為我放下了一切,一句:“最佳損友,講著你啊~!你就是最佳損友!”,像把利刃直捅要害,狠狠插入我的心。這句話冒出的當兒,我真的身軀一震,心道:這句話難道有說錯嗎?

5年來,除了不停在他身上得到好處,得到恩惠,我到底給他什麼?為他做過什麼?“我成功之日就是我回報你之日”這句話,不停地在腦海里重演、倒帶、重演、倒帶。。。

這樣的我,難道不是損友,還能是什麼?世界是現實的,沒人會讓你奪走他太多的時間、精神,最後還把金錢雙手奉上。倘若有,會有人持續5年做這種傻事嗎?而這5年,我就一直得到這種援助,卻以“成功才會回報”的自我預設條件,理所當然地合理化自己不停伸手領取這個將心掏出來建立起這份友情的好友,所提供的無數資源。

這句話,感覺就像好不容易從谷底爬上懸崖,卻被硬生生蓋了一個耳光,從高空墜落回谷底般。但小妮子說話尖銳歸尖銳,要脾氣暴躁的我提起勁生氣卻辦不了,因為她有著我欣賞她哥哥直腸直肚的性格,換著是她哥如此說我,我有生氣的理由嗎?除了愧疚,我連反駁的資格都沒有。相信因果報應、緣分

一直聽人勸說要讓它過去,其實有時真的聽得很不耐煩。那5年的光景沒人體會過,又如何了解得了那種痛。嬉皮笑臉、自作聰明地一直挖苦我想太多,有時真的幾乎挑起我的怒火,想拿起椅子就亂揮,會不會死人判坐牢幾乎是想打了才算。但每每想起他曾對我脾氣的勸告,再曾經熱血的我,都會安靜地冷下來。

100天,除了見到了無數的人為他傷心、平伏、走過、甚至振作,恢復歡笑,更甚有人冷嘲暗諷、假仁假義、公器私用,自作主張、自作聰明、趁火打劫、醉翁之意,有些根本是趁機“搏懵”。觀察力不下他的我,每次見著,我都會在一旁若無其事地觀察著,但心中已如怒火焚林般,要還不是因為他曾批鬥我的脾氣,叫我凡事先冷靜一下,我才咬牙強忍下去。換著是5年前的我,老早不想後果立即動手了。

無論如何,100天已經過去了。我讓自己許下承諾,在這期間盡力做好所有關於他的事,該為他做的我也做了,想為他做的我也做了。雖然還有一些需要長期解決的事還沒辦,但幾乎都七七八八了。然後的許諾,我將會退出伊樂園論壇,將我們從哪裡開始這段友情,就在哪裡結束。藉此讓回憶永遠停頓在我們5年的記憶中,鎖著這段友情,直到輪到我離開這世界的那刻。

2014年,6月29日,我正式離開伊樂園,一個給了我一個好朋友,又硬硬按著我脖子似地見證他離開的地方。問號,我的好友,來世再見~!

Saturday, June 21, 2014

要逞强也恐怕快没那个能力了

捐血咯~


最近發生太多事情,讓我幾乎可以用“馬不停蹄”來說明我近期非常努力、非常神速地幹些平時只是想、計劃、希望做的事情。不如意的事情,讓我更懂得“現在不幹,下刻後悔莫及”這個短暫人生裡,永恆不變的道理。

今天,就付諸行動,去幹說了好幾個月的想法----捐血。

我的血像噴泉般神速般注滿整個血包,頓時我有沾沾自喜,覺得這幾個月努力運動,血液循環蠻爆強的,努力沒白費,嘖嘖嘖~!當插針剛抽出不久後,醫護人員看我才休息一會兒就迅速抬起頭,覺得我應該沒事,就讓我離開。說真的,當時我依然感覺不錯,完全沒頭昏昏的症狀。

當來到停車場時,完了,我整個人想失控般差點錯腳跌坐在路邊,但一直讓我自豪的雙腿,僥倖地把我撐著。心中大驚,原來我身體狀況真的大不如前。以前狀如牯牛的我,抽了血還去踢球都無絲毫不適,現在竟然沒過幾分鐘就有倒地跡象。

心感不妙,沖進了購物廣場廁所洗個臉,心道可以精神抖擻一下,怎知道從廁所出來,眼前立現烏漆媽黑,腦袋有天旋地轉的感覺,還好一旁有mynew,com,馬上買了兩灌美祿猛灌,頭腦才清醒些。

有些事物,已經成往事就是成往事。一直覺得這幾個月猛鍛身體,可以恢復狀態,但再努力,也只能恢復部分,要再希望有個“廿歲”身體,那是癡心妄想啊~!當年被人號稱的憤青要逞强也恐怕快没那个能力了。

再見了,我的青春~!

Saturday, June 7, 2014

安息吧,兄弟~!謝謝你~我釋懷了~!

耗了近3個月,在任何能力範圍內,竭盡本身所能協助問號的逝世後留下的疑問,求的只是一個答案、一個簡單不需圓滿的答案、至少在死亡證上不是停留在under investigation的答案。

但、但、但,今天聽到的消息,真的讓我震驚愕然了好久,問號的妹妹竟然告訴我,院方最後給的答案竟然是沒結果,這個結果要怎麼接受?

瞬間恍惚的同時,雖然嘴巴還是在跟問號妹妹繼續聊著關於問號,但腦袋迅速倒帶到2月25號還看著他活生生爬上我的車子,譏笑我那天心不在焉,離開時還說下一輪到他請客的笑容,歷歷在目,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但這一幕的下個片段,竟然是3月20號終結在我依然站在他面前,他冰冷的尸體卻躺在棺木中,連笑容都省下了。


忍下眼淚,直到跟問號妹妹說再見後,一進車子,眼淚立刻飆出來。當非常痛心的時候,通常那瞬間我的眼淚是出不了的,但再過一陣子,眼淚就像決堤那樣。父親離開當時如此,問號離開當時也如此,我知道這次,又觸動了我那誇張的淚腺。


不過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總算也調整了不少,很快我也恢復過來,接受了這個事實。說傷心,這個事實問號家人和問號本身何嘗不傷心。一味的哭啼,會讓我眼中的“活諸葛”問號,發生第一次幫不了我的窘境。既然要結束,就讓這段友情,完整地結束在他滿分的仗義上。


他生命的結束并沒有留下圓滿的答案,但感激他給了我滿分的友情~!


兄弟,安息吧,這一世,謝謝你了~!


這一世沒機會搭你肩膀,下一世有什麼事情,我這肩膀幫你扛吧~!

Saturday, May 31, 2014

友情如粪坑

友情如集体拉屎的糞坑,
大家聚在一起時,
一股腦兒將好的、
不好的統統拉出來。
當臭氣不相投時,
他自然會尋找另一個糞坑。

Friday, May 9, 2014

49天後的永别



同樣的位置、同樣的晨曦,但今天格外的美。49天了,什麼意識都會隨今後而去。欠我的一餐,下世一定會找你還,而欠你的就帶到下世還你吧~!兄弟,我要沖了~永別~!

Tuesday, April 29, 2014

最後的七天



晨走。今天沒漂亮的蛋黃,但多日的努力,心情總算平撫得多了。最後的七天,過了這七天,往後的腳步就要邁得更大、更遠,去書寫人生的下一章~

Sunday, April 20, 2014

~怀念童年~



人生步伐越迈进,越怀念起往事。
有人说要成为成功的人,不要回头望。
但我却人认为不回头望的人,人生就像失去了灵魂。
如果成功只剩下向前冲的躯壳,那我宁愿当个心灵充实的失败者

Monday, April 14, 2014

還欠4場~!

Liverpool FC離冠軍還剩一步之遙,跨別24年的英超冠軍開始看到了曙光,好久沒那麼興奮啦~!!!

幾近一個月的沮喪,心情低落總算在這夜有所彌補,希望利物浦繼續狠拼下去,直接踏上冠軍地毯~!!!

加油~You'll Never Walk Alone~!



Sunday, April 13, 2014

继续前进

呼~呼~呼~,身体没什么不舒服了。

回看昨晚半夜爬起来乱写发泄了一通,真是有点搞笑和胡闹。明明累得要倒了,却可以在床上一时感触,弹起来冲去屏幕前敲键盘。

再怎么不舍,要继续前进了~!

今天在继续加油,希望今天紧凑的行程不会再累倒吧~!

你听见了吗?

那天在你的遺物中,翻開了你的筆記,我看見了這首歌。。。

一個人有心將整首歌抄下來,通常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爲他很喜歡、真的很喜歡、真的好喜歡好喜歡,才會花這種心思。

虛僞的笑臉,並沒讓真正讓我擡起頭;外表的振作,並沒讓我掩飾得了心中依然的悲痛。

不論你離開的那刻同時間出現在我夢中;抑或你離開後,我非常巧合在屏幕前不停地聽了幾天這首歌,太多太多的巧合讓我只能說,我真的、真的感覺到你想向我說些什麼,我知道你有東西要向我說~!

生前受太多太多的恩惠,死後無能為你做些什麼,至今為你處理的,沒一件順利或成功,兄弟我真的無顏愧對你!

我一生不迷信荒誕宗教,從皈依佛道到悖逆現代佛道,自稱無神論者,浮浮沉沉自尋佛理。眾生皆有靈魂或許在其他宗教眼裡荒謬不已,但過往多次的親身感受,讓我知道你的存在,別人信不信,我根本不在乎~

一直以為我們的興趣和口味有天壤之別,但從你妹妹口中才知道你是真正喜歡這首歌,我,也很喜歡~

你離開后,幾百首張天王歌我不聽,卻天天只聽這首、必聽這首,直到那天才發現你也喜歡,我整個人都震了一下。如果說這只是巧合,那麼幾本日記翻過了,卻潛意識去找回這本從新再翻,而從新再翻又第一翻就翻到這首歌詞的那頁都算是巧合的話。。。那麼這生人認識你,該不會是巧合了吧?

聽歌吧,獻給你,我的好兄弟,《我真的受伤了》


我可以勇敢地活下去,但不為你流淚,我做不了。。。



Saturday, April 12, 2014

唉,躲不過,還是病倒了~

3月到現在,沒有好過的日子,壞消息并沒隨著3月離去。雖然明知道花無百日好這道理,也盡量做到賺錢盡量不傷身,但最終還是抵不過不停的變卦而終於病倒了...

人前笑嘻嘻,人後痛倒地真是現在的寫照。


Wednesday, April 9, 2014

自制脸书cover

最近换脸书的cover换得比较密,连一些朋友都开始注意到了。主要是最近心情大起大落,每次一上脸书好像都不是那个味儿,五味杂成,所以一直随心情不停更换,嘿嘿嘿~!

今天实在顶不顺自己,突发奇想,意识到持续不满地换图,倒不如自制一张将自己喜欢的歌手融合在一张图内,这样每天看了,心情开朗,不就可以每天自我感觉良好了吗?


太久没合图,技术退步了,但我自我勉强接受,嘿嘿嘿~!话说很多人问我email为何叫bjekshin@gmail,以下的图就可以诠释了。b=beyond, j =jacky, e=eason, k=kay


 超爱这自制图的,自爽中,咔咔咔咔~


Saturday, March 22, 2014

悼好友

好久没回来update blog了。
工作关系,一直没去打理这blog,要不是好友突然逝世,还真没发觉自己好久没把脚步停下来,忽略好多事情、好多东西,忽略好多已经在岁月洗礼中,渐渐成为我人生步伐中,非常重要的一页。
最后一次见面,说好那碗面我请;待下一餐轮到他请时,我要吃够够厉的,结果他这一欠就决定欠我一世,连想生气骂他食言都没机会,匆匆忙忙地离开。

有些朋友跟你认识了几十年,但他其实对你并不了解;

有些朋友他才刚认识你,却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感;
有些友谊你认为你很在乎,但其实不过金玉其外;
有些友谊看似简单,但它趁你不太注意时,已经根深蒂固,不知不觉中,是如此的重要~”


一直以为他只是我生命中的好朋友之一,但他的离世,才让我顿悟,原来这些年受过他无数的援助,不论时间、金钱、力量,甚至精神上都无私地付出,或许他对每个人的付出都是如此,但在心中彻底地发觉,原来这段日子,已经渐渐患上对他的依赖症,对他的存在,心中已经深埋着远远超越非常好朋友的意识。要不是他突然的逝世,真的没发觉他如此重要。


3岁时就搬离甲洞,几乎对甲洞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20年前。5、6年前,搬回来甲洞后,对整个区域都是茫茫然的,不知所措,连驾驶盘都抓不稳。生命中,这时就多了他拔刀相助,不计时间、不厌其烦地带我到处乱闯,几乎教会了我熟悉自己居住的环境。后,就开始尝试当保险代理,问他有没兴趣,虽然不至于二话不说,但他考虑几天后,还是决定帮我买了一份,一份其实他并不是真的很需要,但还是啃了下来的保单。再后来,因为事业上需要帮助,他又带我走遍从甲洞一直到沙亚南的公园。就算当日不得空,也会帮我找地址、找地图。这段时间,我们又到处去吃,也因为咱俩很能吃,这段友情就在我不知觉中培养出来的。当时我豪爽地告诉他,只要我有发达的一天,我一定无条件回报他,但现在这些都成空谈,连约出来喝茶都没机会了,真不懂凭什么回报他。直至最近,想把事业再扩充,搞网购生意。不必说,他还是成为了我重要的顾问,几乎大大小小的东西都问他,他依然无条件地帮忙,甚至牵涉到他的印刷生意,他也帮。这次因为他有点自顾不暇,虽然只帮了一点,但帮的都是重点,就这样,小规模的网店被我建立起来,他依然是幕后功臣。试问,有多少个好朋友可以陪你付出那么多时间?那么多金钱?这个做少一天工,月尾出薪不足就会饿死的年代,养家糊口都来不及了,谁还会无限地付出?


回想回来,我帮过他的,只有两单生意。一单还是让我抽commission,自己才赚那少少。另一单还直接载他去到cheras,但遗憾最后也做不成。当时非常无地自容,可是他却无怨地说:唉,生意是这样的~有就做咯,没就做另一个咯~连半句责怪都没,这种胸襟真让我自愧不如。


他往生当日,他的fb wall都写着好多曾经受过他恩惠的朋友的悼词。可以看出,我只是他其中一个被帮过的朋友,可能在他朋友群中只是冰山一角。他对每个人都是好朋友,真没看过他与任何人有口角或不爽,也没看过他生气、发脾气,偶尔只是约他出去喝茶纳闷一阵,立刻又会回到开朗表情。而我比较极端,爽,我就讲到你求我闭嘴;不爽,立刻可以在我生活中或fb上消失。所以遇到这种朋友真是三世修来的,可惜这段友情就被硬生生斩断。或许在他眼中,人人都是好朋友;但在我眼中,他是我少数其中最好的朋友之一,就算脸皮再厚,我已经认定他是无可取代的,终生难忘。



出殡当日21/03/2014, 1215,杰克到了我家楼下外面的rahim shah mamak,这个以前他来载我就会停的地方。巧合的是,杰克park的位置,刚好就是他每次来找我就会park的位置。然后就带着杰克去他平时会找我去他家附近吃的板面。到了店,又是坐了平时我和他坐的座位,唯一不同的是,我坐了他的位子,杰克坐了我的位子,那种伤感真的从心底冒出来,不论是巧合,还是自己想太多,抑或是纯粹的迷信,对我来说这种巧合和缘分已经很欣慰了。2点左右,灵车来了。棺木被放在右边台上,仪式开始直到结束后,他被送进化炉,就这样一把火,与世长辞。心情沉重,因为同一个化炉,当年我送了一个爸爸,现在又送了个好友,心情复杂得很空虚,好像人生有一页被强硬空白了一部分。

这几天有在回想,才认识5、6年,我真的是那么看重这段友情吗?但最后真的可以老实说,一段真挚的感情,是不能以时间来衡量的。尤其当你被无条件地帮助,就算在他眼中只是举手之劳,那种恩惠难道会比认识几十年的少吗?

养大一人二十年,死神夺命一瞬间;五年恩情,永世难报~
安息,好兄弟~!谢谢您,谢谢你帮我做的一切,你的离开令我非常非常非常不习惯,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成就我的事业,不辜负你一直以来帮我事业打好的基础。

永别了,问号(雄十),来世再找你到处去吃、喝,到时候别给我看到你不让我出钱的鸟样,你欠我的只是一餐,但我却欠了你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