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nang Ad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我的工作是免费午餐

今天见一个顾客,他的英文有点不大好,但却扮得很高傲,整个过程硬要以英文交谈,最后闹出笑话,生意也接不了。他说:

MR X :You full time?
我 :Yup
Mr X : Working company all do self
我 :(想了一下,因为有点不明白他讲什么)Oh, I'm working as freelance
Mr X : Oh, free lunch!!!!!!
我 :......

就算我的英文烂到透顶,也忍不住想。。。。。。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遥遥无期的重开

想重新开启部落格好久了,可是一直没那种决心,接下来的日子还需忙一段时间,更不用说要常来写部落格,重开的话,恐怕时常没写,人家都懒得回来看了。

看来重新写起部落格恐怕遥遥无期了。

Sunday, June 21, 2009

当回甲洞人

搬来甲洞也快一个月了,父亲也去世了刚好两年。
回到让自己觉得很有归属感的地方很不错,但总是觉得很不习惯。

原本人口不大密稠的甲洞,现在却大量涌入人口,尤其周日去到carrefour,那些人多到让我差点作呕。
从前外婆常去的巴刹,外婆还可以一个个档口去跟老朋友打招呼,现在如果你走慢点,那些比新加坡人更怕输的安娣会把你推倒,甚至在你选着物品的当儿,她们会把你推去一旁,原因是她们要选。

人变了,物变了,到处阴凉的树木被砍伐,高楼四起,车子到处可以看到是double park的。
从前的市镇成了今天的城镇,从前的处处客家话,亲切的巴刹成了今天怕输的巴刹,从前坐在父亲摩托后,紧紧抱着父亲要,一路驶过甲洞路,今天只剩路上的一群恶霸,而父亲也成了那冰冷冷的骨灰,归放在山顶的骨灰堂,看着这“先进”的城镇。